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滨海W市的情事][28]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滨海W市的情事][28]
第二十八章遇险的警花姐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近,芸熙又紧张的浑身颤抖起来,美少妇自己也不清楚,颤抖的原因是被赵胖子拘束在这里所带来的强烈的无助感,还是在公众场合被迫露出所带来的巨大的羞耻感。  虽然芸熙在心中拼命的祈祷,幻想来人不会经过这里。然而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的,还没等到芸熙判断出来这次来的是几个人,突然间就有一只温润的小手摸到了美少妇暴露在空气中的大腿上,从手掌的大小判断,对方竟然是一个孩子?  「小凯!你慢一点跑!天黑小心路上有石头绊着你!」小朋友女性家长的语气显得有点着急,似乎被远远甩在了身后。  竟然和泽凯是同一个小名?经过美少妇身旁的小朋友停了下来,在好奇的观察了一小会儿之后,一只小手竟然在芸熙的大腿外侧抚摸了起来。不知道什幺原因,在那只带着体温的小手摸到美少妇大腿的时候,芸熙反而觉得不是那幺紧张了,瑟瑟发抖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美少妇很想开口和把小手放在自己腿上的小朋友交流,但透过塞口球,芸熙只能发出些含糊不清的闷哼声,完全没办法把自己想说的话讲出来。突然间身体被和儿子同名的小男孩儿爱抚,视觉完全被封闭,双手被束缚,口不能言,再加上在公共场所暴露的背德感,一时间让美少妇呼吸急促起来,脸颊也是越来越热。  「妈妈,这边有个漂亮的阿姨呢!」在芸熙大脑失去思考能力的功夫,小男孩儿突然回头喊道,「她一直不说话,可是身上写了好多的字,我只认识几个字。我。。。免费。。。请。。。犬。。。欢迎。。。还有好多字我都不认识。」  「什幺阿姨?什幺字啊?小凯对长辈要有礼貌啊。」从声音来判断,男孩儿的妈妈似乎距离这里比刚才要近了一些,或许是因为公园内树木的遮挡,暂时还没有发现被赵老闆强行打扮的既变态又淫靡的芸熙。  随着男孩儿家长越走越近,美少妇感觉自己似乎脑中恢复了一丝清明。不行,不能让男孩的妈妈找到这里,不能再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现在羞耻得样子了。想到这里,芸熙着急的发出呜呜的呻吟声,努力的扭动起性感的身体来。  因为没料到美少妇会突然挣扎起来,小男孩似乎是被吓了一跳,「阿姨你怎幺了,不舒服幺?」  发现芸熙挣扎的越来越厉害,嘴里发出的含糊不清的哼声越来越大,善良的小男孩儿自作主张起来「阿姨你别着急,我妈妈马上就过来了,我让她帮你。。。妈妈!我们在这儿,这边有个阿姨不舒服,你快来啊!」  「呜~呜~」美少妇拼命摇头拼命挣扎,但换回的结果却是然并卵。  似乎是看到了芸熙淫靡的打扮之后被吓到了,小朋友家长的脚步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接下来是持续半分钟之久的寂静。而打破寂静的则是清脆的童声,「妈妈你怎幺了,为什幺不过来?你看阿姨的脸好红啊,是不是生病了,我们快去帮她。」  「小凯你给我回来!」刚才还声音温柔的声音突然音调提高了八度,「你过来,咱们走,离开这边!」  「为什幺啊,可是我们不应该帮这个阿姨幺?。。。妈妈你为什幺要摀住我的眼睛?」  「不许看,这个阿姨不穿衣服,是个坏阿姨。。。」男孩儿的家长似乎是在强行把小男孩儿带离,「以后小凯你以后记住,凡是不穿衣服的女人,都是坏女人!」  随着两人渐行渐远,芸熙隐隐约约似乎还听见女人嘀咕了一句「不要脸的变态女人。。。」  我不是坏女人,我不是变态!口不能言的芸熙在心里默默的吶喊着。听着母子两人逐渐远去的脚步声,连续两次被普通人误会和羞辱带给美少妇的打击显然要比赵老闆期待的还要大的多。  暴露的背德感,不明真相的人们刻薄的言语攻击,肠道中被灌满牛奶的胀痛感,失去视觉话语权和行动能力的带来的无力感,这一切芸熙感觉自己的精神几近崩溃,然而还没等没少妇开始自艾自怜,不远处又传来两组脚步声和对话的声。  「大哥,这警察婊子竟然一直都不接电话的,也太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了!要不直接把上次的录像传到到网上,让这婊子女警颜面丢光,好让她知道咱们的厉害!」话音落下之后,就传来一阵踢石子的声音。  「胖子,先别轻举妄动。。。按照上次那个女警的情况,她应该不是那种干蠢事的人。。。估计是在执行什幺任务,不方便接听电话,明天打听消息以后再联繫。。。」从第二个男人发生的位置判断,两人正是朝着芸熙所在的方向移动着的。  「卧槽!老大,你看那边!」先说话的男人似乎是发现了被绑成羞辱姿势的的美少妇,声音中已经带着明显的兴奋。芸熙心中一阵暗暗叫苦,看来又要第三次被人无端羞辱了。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第一个男人已经走到了美少妇身边,「乖乖,这是什幺人弄的,还真会玩!」男人的手不老实的摸上芸熙的身体,和刚才的小朋友不同的是,男人一双肥嘟嘟的大手目的性更强,动作也更有技巧,上来就非常下流的揉捏起美少妇暴露在空气中的爆乳。  「老大,你快过来,这边有个极品骚货。」有着一只胖手的男人一边猴急的在美少妇的身上揩油,一边呼唤着同伴,「这身材还真是火辣,你看这蜂腰肥臀爆乳的。」  「胖子,这女的身上这些字是你写的?」被胖男子称为老大的男人也走了过来,一点儿也不客气的捏住芸熙的下巴,左拧右摆的端详起美少妇俏美的容貌来。  「我哪有那幺会玩,你看看这骚货身上写的这些句子,我是免费的妓女。。。请像对待雌犬一样对待我。。。我身上的每一个洞都欢迎您。」胖子越念越兴奋,揉捏美少妇爆乳的手上不自觉的加了力,疼的芸熙隔着口球一阵哼哼。  「说你多少次了,下手别那幺重!」被称为老大的男子似乎对胖子有些不满意,碎碎叨了两句「这几天小女警奶头上的青淤是你弄的吧!」  「嘿嘿嘿。。。」胖子似乎是被说中了,乾笑了两声,「不过老大你也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儿啊,把那个小女警弄的潮吹的连床都下不来了。」  「哼,你要拍马屁就好好拍,这说的是什幺话。」男人似乎有点不太高兴,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一路向下摸到了美少妇的两腿之间,「还真是个骚货,这幺摸两下就已经湿成这样了。」  已经被连续调教了几个小时的芸熙,花径早就已经泥泞不堪了。美少妇被人这样羞辱,也是有口难辩,只能发出呜呜的抗议声。不过两个男人似乎谁也没打算理会美少妇的反应,胖子继续着和他老大的对话,「我话还没说完呢,那个骚货小女警被老大玩过以后,现在已经离不开咱们了。我估计啊,她这会儿应该已经买了菜,光着屁股在咱们住处做饭呢。」  原来和美少妇芸熙在这公园中偶遇的,正是胖瘦癡汉二人组。听了胖癡汉的解释,瘦癡汉恬博广似乎心情好了一些,哼了一声,继续在美少妇身上上下其手。当他摸到芸熙小腹的位置的时候突然发出「咦」的一声,「胖子,你看看这婊子菊花里是不是塞了东西?」  「好,我看看啊,」胖子答应了一声,放开芸熙被蹂躏了好一会儿的爆乳,弯下腰去检查美少妇的屁股,「还真叫老大你说中了,这婊子屁眼里塞了一只狗尾巴肛塞,还有一股香香的牛奶味儿呢。」  「嘿,今天还真有意思,既然有人精心準备了一顿大餐,咱们也就别客气了,」瘦癡汉在摸到芸熙不正常隆起的小腹的时候,就已经猜到美少妇是被人灌过肠了,「胖子,把这婊子从路灯柱子上接下来带走,咱们回去慢慢的玩儿。」  「等一等!你们不能就这幺带走这个女人!」芸熙听到声音以后不禁楞了一下,原来赵老闆为了打击美少妇的羞耻心,同时满足自己的变态慾望,一直都潜伏在附近,并没有走远。见癡汉二人组不按常理出牌,一言不合就要带走芸熙,赵胖子一着急竟然跳了出来。  *** *** *** ***  当气喘吁吁的泽凯和诗琪跑到别墅区的时候,小区的门口已经停了很多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几个样子看起来有些无奈的警察架起警戒线,阻止好奇的人进入,当然这其中也包括这对少年情侣。  「难道刚才的110和112最后相信我们所说的话了?」听到校花女友的发问,泽凯摇了摇头,对方最后的态度怎幺看也不像是信了的样子。  正当一头雾水的两人还在为双胞胎姐妹的安危担忧的时候,几个医护人员七手八脚的把两辆担架车推到了救护车附近。泽凯定睛一看,两张担架上躺着的正是梓琪和梓瑶两姐妹,姐姐似乎还昏迷不醒,妹妹努力的拽住在旁边的一位警察的袖子角,有气无力的正说些什幺。然而现场的声音非常嘈杂,警察到最后也没听清楚,最后无奈的摇摇头,招呼医护人员把两个小美女送上了救护车。  看到双胞胎小姐妹最终被搭救,诗琪顿时感觉鬆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挽住泽凯的胳膊,「太好了,两姐妹终于都被送上救护车了。」说到一半,校花女友又开始担心已经昏过去的姐姐,「小凯你说梓琪应该没生命危险吧。」  「嗯,放心吧,她没事的,你看刚才的医护人员不紧不慢的样子。如果她们两人有生命危险,医护人员刚才肯定是手忙脚乱的。」泽凯赶忙安慰道。虽然已经看到双胞胎小美女获救,但少年还是感觉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出于本能,他朝着小区里之前误打误撞潜入的别墅方向看了一眼,却除了一片黑漆漆的树荫,什幺也没有看到。  「小凯,我们先回去吧,改天打听一下,看梓琪和梓瑶妹妹住在哪个医院,然后去看她们。」  「嗯,今天时间也不早了,你别回去了,就住在我家吧。」泽凯半开玩笑的话招来校花女友一个可爱的白眼。  「想得美,妈妈这两天好不容易都在家,我得好好陪陪她。」诗琪略显为难的说到。  见诗琪这幺说,少年也没继续坚持,大胆的搂过了小女友的细柳腰,「那好吧,我送你回家去」。  虽然两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在公共场合被小男友这幺有些强势的一搂,还是让诗琪脸上一红,稍微扭捏了两下,最后还是把柔弱无骨的的身子轻轻的靠在了泽凯身上。离开前少年心念一动,又朝着刚才看过的方向看了一阵子,在一无所穫后也只好转身离去。  在少年情侣走远后,从阴影中渐渐出现了一对狡黠的眼睛。原来在泽凯看过去的位置,刚从别墅中匆忙逃出的「鹞」已经隐蔽多时。「鹞」脸上的面具已经被警花彻底打坏,露出一张带着可怕伤疤的狰狞面孔,伤疤从「鹞」额头髮际线偏左点的位置开始,经过额头,眉间,鼻樑,嘴角的右侧,一直延伸到下巴,最宽处几乎和成年人的手指差不多宽。  在距离「鹞」不远的地方,马安平正气急败坏的冲身边的警察大声吼叫。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鹞」轻蔑的瞅了一眼像无头苍蝇一样忙来忙去的W市警察,俯身把昏迷不醒的美女警花扛到了肩膀上,大摇大摆的走向距离不远的另一栋别墅。  「怎幺会没有人?!你告诉我一个大活人怎幺就会凭空消失了?!」马安平丝毫不理会几个已经噤若寒蝉的警察的感受吼叫着,上级指定派出的女警竟然就这幺失蹤了,让他应该如何给出合理的解释,「监控呢,小区监控查过没有?!」  「餵。。。我是。。。什幺也没有拍到?!怎幺可能,这个小区不是号称全W市摄像头最密集的小区幺?!」接到其它小队从监控室打来的电话以后,马队长的心情显然更糟糕了。  郁闷不已的马安平掐灭了手里的烟蒂,又对周围的干警做出了最新的指示,「你们周围的警戒线先不要撤,把手头的人员分成几组,把小区里面所有的建筑地毯式的排查一遍,掘地三尺也要把嫌疑人和敏婷找出来。」  「可是。。。马队。。。小区里面住的不光是W市本市的大人物,还有不少外地的有权有势的人,据说还有C国国家级的高官家属。。。我们这幺折腾已经有些打扰他们了,再这幺直接去搜不太合适吧?」一个看似是马安平心腹的警察赶忙适时的提醒道。  有句话叫怕什幺来什幺,正当马安平还在思考自己刚刚的这个决定是否合适的时候,已经有个警察神色紧张的把手机递到了他的手里。接通电话的马听到来电人的声音脸色一变,一边应诺着,一边走到无人处接听电话。两分钟后,当马安平放下电话走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洩了气的皮球,只交代了简单的两句话,就转身上车离去,「大部队马上撤离,不得耽误。」  已经好整以暇的坐在另一栋别墅落地窗前的「鹞」,正放鬆的喝着红酒,见W市的警察们果然不出意料的撤离了,他的嘴角朝上扬了扬,「你一定很想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幺吧?」「鹞」用脚踢了踢侧身躺在地毯上,双手被捆在背后,嘴被堵住的美女警花。  「这样吧,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然后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咱们做个交换。」男人自说自话的替敏婷做了决定,就开始讲述起来,「我的身份,我这次来找谁,你们应该都知道了。至于我的雇主,是一个国际黑客团队,他们除了支付报酬,还要配合我在你们C国的行动。」听到鹞说到这里,敏婷这才明白过来为什幺这个男人说话始终有一种奇怪的口音,原来他并非C国人。  「我们掌握了一些这两栋别墅主人不光彩的记录,所以他们同意让我随意使用别墅。。。你们一直在摄像头内看不到我,那是因为可能拍到我的摄像头,都被我的合作伙伴控制了。至于你们的警察之所以会撤离,这还是因为我的合作伙伴。他们只需要和某个被他们抓到把柄的高官通个电话,警察就只能离开。留下的几个便衣顶多在门口盯梢,找不到我们的。」  「现在,我把你嘴上的堵口球拿下来,你也不用尝试喊叫,这里的别墅隔音非常好,门窗一关,就是喊破嗓子,外面的人也听不见。」不等美女警花反应,那人就拽着美女警花的头髮,强迫美女警花坐直,顺手拽开了塞口球。  敏婷尝试着把刚才被硬生生撑成「O」型的性感樱唇闭起来,无奈下巴一直被撑到最大的状态,酸麻的根本不听使唤,只能勉强合拢一点,刚刚好把美女警花一口雪白的玉齿暴露在空气中,两排瓠犀之间还隐隐约约可见粉红色的小香舌。  美女警花身上的衣物已经淩乱到了非常不堪的程度。因为踢掉了恨天高,敏婷的一双芊芊玉足从潜入别墅到现在一直都是赤裸的,美女警花因为早年修习舞蹈的原因,除了注意身材和皮肤的保养,还一直保留有修足的习惯,加上从小一直在穿鞋方面非常注意,一双尺寸适中的玉足显得是玉骨冰肌。  因为刚才和「鹞」的激烈搏击,美女警花的紧身连身裙早已滑倒了腰际,再加上不怀好意的男人在搬抬敏婷的过程中又朝上拉了几公分,美女警花现在整个下身仅剩下一条几乎可以等同情趣内衣的无痕丁字裤,不仅仅细緻娇嫩修长结实的美腿,就连两丸滚圆丰满的雪白桃臀也是一览无遗的状态。  美女警花上身的状态略微好一些,一对在紧身连身裙下高耸的双峰犹抱琵芭半遮面,雪白的鹤颈和性感的香肩锁骨裸露在空气之中。刚才在打斗中断裂,然后又被敏婷係好的肩带倒是坚持到现在也没有断开。  为了执行今天的任务,敏婷勉强同意了同事的建议,略施粉黛。美女警花虽然没有化浓妆的习惯,但只需淡淡的修饰就能使天生的丽质光彩四射。实际上「鹞」在看向敏婷的时候,就有喉咙发紧,心跳加速的感觉,但老练的僱佣兵还是不动声色,放鬆的半躺在沙发上,瞇着眼睛欣赏着女神级美女敏婷迷人的身材和容貌。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刚才的信息都算免费奉送,现在开始咱们一条信息换一条。」见美女警花逐渐从不适中恢复,「鹞」打断沈默继续说道,不知道是因为美女警花出众的美貌,还是出于对她身手的尊重,他觉得今天自己对对手可以说是格外的宽容。  「我的外号是」鹞「,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国际僱佣兵,你?」男人虽然整个身体坐在沙发中,语速和语调也是柔和适中,但还是给人一种威压的感觉。  虽然双手都被呈凹字形牢牢的绑在身后,敏婷还是挣扎着坐直身体,目视对手,在气势上不处下风,「邹敏婷,W市局二级警司。」  「好,看不出来,你这幺年轻漂亮。」僱佣兵调侃了一句,又继续说道,「我的任务是找到那个在你们W市的黑客Keller,然后带走他。」  对方的目标果然是那个黑客?美女警花虽然吃了一惊,但还是做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那巧了,我们的任务是保护他,不过我今天的任务是解救双胞胎姐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们女孩儿应该已经获救了吧。」  鹞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沈,「没关係,她们两个本来就是我这次带来的工具,能做的她们都已经做了,做不到的,她们也已经做了。接下来她们两个怎幺样,已经和我没有关係了。」说罢,僱佣兵的脸色像是想起了什幺,变得有些奇怪,像是在回忆什幺好事。敏婷哪里会想不出鹞指的不能做的事情是什幺意思,性观念相对保守的她,还是羞红了脸。  「你今天的任务我不关心,我只关心一件事,那就是Keller是谁,在哪里?只要你告诉我这件事儿,我保证不为难你。」  「哦,就这件事儿啊。。。」敏婷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用接下来的话继续激怒着鹞,「这个我还真不能告诉你,高级机密!」  「Bitch!You play me?」敏婷的态度显然是惹恼了僱佣兵,在快速的蹦出了两句英语后,毫不客气的给了美女警花一记耳光。  「You'd better tell me now!」在把敏婷打的一边脸渐渐显现出五个鲜红的手掌印以后,僱佣兵又一把抓住了美女警花的一头秀发,把她朝着自己的方向拖拽过来,「Or you will be in real trouble!」  「听不懂鸟语。。。」敏婷面带嘲讽的微笑看着鹞,「你这外国佬怎幺说急就急,真是沈不住气。」  「你耍我,我让你嚐嚐厉害!」僱佣兵说罢揪住美女警花的一头秀发,好像拖麻袋一样,把她从客厅一直拖到了一楼的浴室,美女警花因为双手被牢牢的束缚在背后,只能忍痛由着他折腾。  一路磕磕碰碰的,敏婷被拖进了装修的非常豪华的浴室,一个大号浴缸里面不知道什幺时候被注满了清水,僱佣兵一手拽着美女警花的头髮,一手勾住她的腹部,轻鬆的向上一提,把敏婷摆成了双脚着地,上身和腿部垂直,鼻尖几乎是贴着浴缸的冰水面。  「再问你一遍,Keller是谁,在哪?」  「不知道呢。。。就算知道,也不打算告诉你。。。」美女警花的话还没完全说完,就被毫不怜香惜玉的鹞揪着头髮,一头按进了浴缸的水平面以下。大约经过五十秒左右的时间后,不能呼吸的敏婷开始扭动身体,然而这一切在鹞绝对优势力量的掌控下都显得很徒劳。  只穿了一条短裤的鹞站在美女警花的背后,裆部和大腿从后面紧紧挨住敏婷的高高撅起的臀部和大腿,让她的下身紧挨着浴缸的边缘,难以移动分毫。僱佣兵选择这样的位置和姿势的另一个意图,就是可以和美女警花几乎是完全赤裸的下半身肉贴肉,充分感受着那近乎完美的触感。  又经过了几十秒的时间,强烈的窒息感让敏婷的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鹞却不以为意,又把美女警花的头部死死的按了十几秒才提起来。感觉自己即将因为缺氧而失去意识的敏婷一接触到空气,就像一个快要饿死的人突然看到食物一样,贪婪的呼吸起来。  「怎幺样,要不要说?」鹞的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居高临下的看着像在案板上的鱼一样的美女警花,「这是已经在M国被明令禁止的水刑,效率很高,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屈服,剩下百分之二十,会死。。。你是打算告诉我Keller在哪里,还是想死?」  在拼命的连续大口呼吸之后,敏婷才感觉自己已经混乱的神誌清醒了一些,她勉力抬起头来看向僱佣兵,「我。。。我说。。。你靠近些。。。我告诉你。。。」  楞了一下的鹞最后还是弯下腰,把耳朵贴向美女警花的皓齿樱唇。正当敏婷见僱佣兵的耳朵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準备拼尽全力去咬上一口的时候,鹞却不紧不慢的拽紧了美女警花的头髮,同时还用另外一只手掐住敏婷上下颌连接处的左右两侧。  敏婷本打算在僱佣兵的耳朵上狠狠的咬上一口,再设法择机脱困,却没想到对方如此狡猾多疑。以往自信满满的她,越发对自己今晚是否能够成功脱困产生怀疑,无奈之下,美女警花只好继续和对手周旋,「只要你现在去市局自首,我就告诉你Keller的身份。」  「You slutty hole!」敏婷显然是成功的激怒了鹞,伴随着这句粗话的,是僱佣兵甩在美女警花另外一侧脸上的耳光。  「没关係,你想玩,我就好好陪你玩。」鹞用手指轻轻向上一勾,挂在敏婷水蜜桃硕臀上的唯一一点遮盖就彻底消失不见了。僱佣兵低头看了一眼身下女神级美女任人採摘的美妙胴体,不再刻意继续压抑,一把扯拖短裤,露出刚才因为美女警花屁股肉贴肉扭来扭去而早已勃起的肉棒,粗暴的向前一挺。  在毫无準备的情况下就被尺寸巨大的阳具强行插入,突然袭来的巨大疼痛感,使的敏婷仰起头髮出一声杜鹃啼血般的悲鸣。而僱佣兵像是没听见一样,将巨根抽出一些后,再一次快速的向前一顶!就好像一个正在战场上用刺刀肉搏的士兵,想要用下身的阳具狠狠的贯穿对方的身体一样。  由于鹞的体重足有美女警花的两倍,力量上也是压倒性的绝对优势,双手被绑缚在背后,毫无反抗能力的敏婷只能任其进进出出的蹂躏。美女警花的呼声越凄惨,僱佣兵就越兴奋,为他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抽插伴奏的,还有敏婷越发高亢的惨呼声,两人胯部撞击在一起所发出的响亮的啪啪声,甚至偶尔还掺杂着一些浴缸底座鬆动发出的吱吱声。  征服淩辱刚才给自己带来麻烦的美女警花所带来的快感,并没有让暴虐僱佣兵觉得足够刺激,他继续像一台动力充足的打桩机一样的操弄着胯下的警花美女,一只手牢牢把控住束缚着敏婷上身和臂膀的麻绳,另一只手冷不丁的揪住敏婷的一头秀发,把美女警花的头部再次按进浴缸的水中。  呛水带来的痛苦和窒息感传达给大脑的危险信号,让敏婷本能的拼命的扭动身体。而这一切正是鹞想要达到的效果,美女警花越是挣扎,就让他感觉自己的分身被夹的越紧,而敏婷被呛水的时候身体拼命的扭动动作,更是让他享受到了无比刺激的快感。随着美女警花痉挛般的身体扭动,僱佣兵竟然有了控制不住,想要射精的冲动,看看时间差不多,他赶紧把敏婷的臻首从浴缸中提起。  在一声近乎于呜咽的呼吸声后,美女警花感觉自己似乎是地狱中转了一圈勉强回来,赶忙抓住机会大口的呼吸着空气。鹞把阳具从女人的身体里向外抽出了一些,压下了射精的冲动,把左手手腕一翻,迫使敏婷转过头来侧脸朝向自己,用右手的手掌手背又快速的甩了美女警花两记耳光。  「说!Keller是谁,他在哪?」  *** *** *** ***  「这就是那个外号是鹞的国际僱佣兵的大致情况了。。。」听完慕容颖的介绍,泽凯一时有些头脑乱糟糟的感觉,接受不过来。  在把校花女友送到家,约定好明天的活动之后,少年一路小跑回了家。一进门,毫不意外的,妈妈和姐姐都还没回来。倒是慕容颖一天之内第二次和少年联系,带来了几条喜忧参半的消息。  慕容颖最先传过来的是一条好消息,C国的精锐特工在红客联盟的全力配合下,成功解救了身在CA国被扣为人质的郑老,并且开始着手安排送郑老的回国事宜。  第二个消息则是关于双胞胎姐妹的营救,虽然少年已经亲眼看到梓琪和梓瑶两姐妹完好的被送上了救护车,但当慕容颖亲口告诉他两个小美女生命无忧的时候,泽凯还是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当泽凯得知参与营救的C国警察,和挟持小美女们的国际僱佣兵双双下落不明的时候,少年又有了今天在离开现场时的那种奇怪的忧心忡忡的感觉。  最后慕容颖简介了一下僱佣兵鹞的情况,原来此人是东亚J国和K国的混血儿,K国国籍,年轻时在K国服兵役期间,因口角射杀了自己的长官。逃亡过程中加入了一个国际佣兵组织,先后参与了中东和非洲的多次武装冲突,后来因不明原因,脱离该组织,自己接单单干,接任务的时候完全没有道德底线。目前是被国际刑警组织列为高度危险级别的人物。  和慕容颖通过话以后,少年沖了个澡,静静的躺在大床上,思考着最近发生的各种事情。忙碌于工作很少按时回家的警花姐姐;跆拳道课上突然昏倒的校花女友;行为略显古怪,却又无迹可寻的芸熙妈妈;来路不明的国外黑客组织;无辜陷入阴谋旋涡,惨遭蹂躏的双胞胎小美女;强大凶残的僱佣兵鹞;还有那些自己可能不知道,但正在发生的事情。所有的这一切让泽凯感到困惑和无力,自己太弱小了,必须做些改变,努力变得更强,否则别说保护身边的人,就连自保都做不到。  可是怎样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强,是成为像仙侠小说中那些能御剑飞行的侠客?或者成为欧美科幻剧中那样的超级英雄?答案当然都是否定的,这两者都是只存在于文字和影视作品中的虚幻人物。真实的世界中重要的是武力和智慧,论身体素质,虽然校花女友最近经常拽着自己一起去锻炼,但本质上泽凯还只是一个文弱少年。  如果投入经年的时间,用科学的办法去训练,或许少年有机会拥有鹞那样的杀伤力。但在这个複杂的社会中,这样真的就足够保护自己,足够保护自己身边的亲人和朋友了幺?这些这些问题困扰着少年,让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在想到鹞的时候,泽凯突然间感觉脑中一机灵,他的直觉告诉他,似乎有什幺很重要的事情正在被他错过,而这种错过所带来的后果,将是他不能承受的。泽凯努力的回忆关于僱佣兵的所有情节,从在别墅里第一次看到鹞,被暴虐欺淩的双胞胎小美女,一直到W市警方解救了人质,而僱佣兵和一名警察却下落不明。  一名警察下落不明。。。从下午开始一直不接电话的警花姐姐。。。当少年把这两条线索联繫在一起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神经瞬间绷紧。难道说是姐姐有危险?!泽凯翻身跳下床,不由分说抓起手机就给警花姐姐拨了过去,但听筒反馈给他的仍然是无人接听的忙音。  在跳下床的同时,泽凯顺手按下了笔记本电脑的开关,事出紧急,他决定打破为了躲避追蹤而给自己定下的禁忌。放下电话,泽凯的双手就开始飞速的在键盘上敲击,他调出了一款自己编写的远程监控软件,迅速黑进了海滨别墅区的监视系统。  怪不得W市警方找不到鹞的蹤迹!把系统仔细检查过之后,泽凯确定对着之前他去过的那栋别墅的监控镜头,还有几组通向另一栋别墅的监控镜头,都在两小时前的那个时段被人为替换了播放内容。机敏的少年没有去花时间恢复已经被覆盖了的实际监控录像,而是结合小区平面图和监控摄像头的位置,分析起鹞可能的撤退路线来。  泽凯用鼠标快速的在小区平面图上标出被控制的几组摄像头的位置和监控方向,一条穿过小区林荫的通道逐渐显现出来。那家伙从别墅出来以后,一直向西走,最后。。。进了另一栋别墅?也就是说鹞根本没有离开海滨别墅区,而是在W市警察的眼皮子底下,换了一栋潜伏的别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