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第二部曲 奴役改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第二部曲 奴役改造
  家中的小猫  「今天,主人要来!!」  早上,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喘着气,脸上有一丝虚汗。我不知道为什幺我会这样,明明没有做噩梦这样的情况存在。  我平複了一下心脏的剧烈跳动,拿起手机看了看,发现已经六点四十了。我又不禁有些奇怪,为什幺我定的闹钟没有响了呢?明明定的是六点半的闹钟,然而我却没有听到,难道我睡得很沈吗?  【这样可不行!】我这样想到,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保持清醒,【我可是要给儿子做早餐的,假如以后都这样,总有一天会睡过头的。】  我一边这样警告着自己,一边从床上走下来,站在房间中央,将自己身上的透明薄纱睡裙脱下来。  【咦?为什幺我会穿成这样?】我看着自己的裸露的全身,透明的睡裙下面没有穿哪怕一件内衣,我又忍不住自问道。  「今天,主人要来!!」  【对了,今天主人要来的。等等,主人是谁?】  就在我想要自己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时,手机了闹钟想起了。我立刻反应过来,此时已经四十五了,再不快点就来不及给儿子做早餐了。于是,我不再思考问题,将一切的疑问抛之脑后,进入洗浴室迅速洗完澡,穿上一套居家便服后,便走进了厨房,给儿子做早餐。  然而,在我路过客厅,準备进入厨房时,我突然发现了一名男子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看书的封面应该是莎士比亚全集。不过,让我奇怪的不是书,而是这个人并不是我的家人,因为我丈夫早就死了,只有一个儿子,现在还在睡觉。  【那是谁?为什幺会在我的家里?】我的警惕心大增,但是我并没有立刻上前质问,因为我害怕这是入室抢劫犯,避免对方做出过激行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坐以待毙,我悄悄的準备拿出手机,给警察打电话。  「小荷,你不赶快给你儿子做早饭?」那名男子擡起头,用手推了推眼镜,十分轻松的问道。  这个声音十分好听,不仅悦耳而且让人很放松,有一种催眠的感觉,我很是喜欢。  我闭上眼细细品味了一遍,睁开眼再看男子时,我才发现眼前这个人的身份不就是自己的主人吗。  「主人,你来了!」我立刻鞠躬表示欢迎,同一时刻我也懊悔今天早上明明记得,现在却忘记了。  「没事,你去忙吧,别慌忘了服装。」男子微笑着摇了摇手,表示理解。  听到「服装」两字,我低头看了看,居然发现自己在主人面前穿着衣服,这可是很不合乎规矩了。  我有点难堪,偷偷的瞟了一眼主人,发现他没有在意。我一边心中感谢主人的大度,一边三下五除二的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让自己的身上不挂上丝毫布料。  之后,我看了一眼主人,看到他正在偷瞄我的身体,这让我又兴奋又自豪,但是我现在必须要完成我的本分任务,因为这也是主人交给我的。  我走进了厨柜里,将一件围裙穿在了自己的身上。在自己呈现出一幅裸体围裙的样子后,我才开始认真的做起早餐来。  经过一番忙碌,儿子的早餐就做好了,我端过去放在餐桌上。我放下餐盘后,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猜想他这幺早来应该没有吃饭吧。于是,我试探的问道:「主人,你没有吃饭吧?要不我现在给你做一份。」  主人和煦的笑了笑,如同这家的当家人一般,说道:「小荷,那就麻烦你了。」  我深深的鞠了一躬,将自己的挤在围裙里的乳沟暴露出来,并偷偷查看主人的表现。在看到主人那直勾勾的眼睛后,我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这不就是我活着的意义吗?  我回到了厨房,开始为自己的主人準备他的那份华丽的早餐,至于我的那份呢?并不重要啊。  就在我正忙着做主人的早餐时,我的儿子齐景明急沖沖的从房间里沖了出来,鉆进洗浴室,过了一段时间后,才走出来向着自己靠近。  虽然现在的我是一副相当羞耻的样子,但是既然有主人在附近,那幺这幅样子就没有问题了。而且面对的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那就更加没有问题了。我开始和自己的儿子攀谈起来,说着家长里短话题,当然并没有持续多久,毕竟儿子还要上课呢。  谈话中,我倒是注意到儿子有几次注意到了自己的裸露身体,不过见他没有太在意,我也没有提起,毕竟这个话题还是太敏感了。  我看了一眼时间,催促道:「赶紧去吃吧,不然你上学就迟到了。」  「对哦,」儿子听了才反应过来,赶紧坐到餐桌上,将自己的早餐吃完,然后拿着自己的书包沖了出去。  就在儿子即将离开时,坐在沙发上的主人却叫住了儿子,说道:「小明,加油,给你一个忠告:做事情一定要专心。」  「好的!」可能是因为赶时间,儿子随意应了一句,然后关门离开了。  我看着儿子这番充满活力的表现,忍不住欣慰的笑了一下,并将自己的注意力再次放到主人的早餐上。  一小段时间后,早餐做完了。我将早餐放在餐桌上,并随手将儿子吃过的早餐盘收回去。回到厨柜后面后,我一边清洗餐盘,一边对着主人喊道:「主人,你赶紧用餐吧。」  男子没有说话,将手里的莎士比亚全集放在了桌上,然后轻轻打了一个响指,有点小兴奋的看向我。  听到这声响指,我的脑袋里像是有一条线断掉了一般,紧接着这个断掉的线立刻和另一条断掉的线连在了一起。这种感觉让我有一种恍惚的感觉,这种感觉对我即将去公司是很不利的。  我连忙晃了晃脑袋,将这种感觉甩掉,擡头看了看主…那是谁?!!  我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一个完全没有见过来的男子居然待在自己的家中,而且看起来就像是家里的一份子那样随意。  「你是什幺……」我正準备大声质问,但是却不知哪儿来了一小股气流缓缓的从我身体上拂过,让我感觉到一阵寒冷。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却看到自己仅仅只穿了一件围裙,围裙下面是完完全全的裸体,没有一丝一毫的衣服。  set 限制解除我当即大叫一声,用手慌慌张张的遮掩着自己的的暴露部位,但是这幺多的部位,我怎幺可能用手遮挡得完,只能够立刻蹲下用厨柜来遮挡。  我露出一个头,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男子正得意洋洋的看向自己,我立刻有了判断自己这副模样一定是他干的好事,而且我也看到自己的居家便服居然就脱在客厅和厨房之间,如果说这个男子已经在那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了,那不是说我就是在他面前脱的衣服吗?!!  想到这儿,一股难堪和害臊从我的心中蹦了出来,我不敢想象自己这样一个洁身自好的女子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同时我也更加疑问这个男子到底是怎幺做到的?  由于这种难堪,我不愿意将自己的身体再次暴露在那名男子面前,而且我发现男子此时一直坐在沙发上,完全没有动弹,难道是有什幺问题不能离开吗?  我觉得自己抓住这个机会,立刻看向楼梯,对着上面大喊道:「小明,救命啊,有人入室要强奸我了!」  「别喊了,你儿子已经出门了,走了有一段时间了。」男子翘着二郎腿,相当轻松的说道,不畏惧我的任何小动作。  我开始慌乱了,不知道该怎幺办,家里唯一的依靠居然不在家,现在对我唯一有利的情况就是那个男子不会离开沙发。  思考到这里,我渐渐平複自己的慌乱心情,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我从来没有想过甚至是不敢想的决定——大胆的走进去,然后将自己的衣服拿在手里遮住自己的身体。  我也确实这幺做了,以鸭子步的形式慢慢的走出来,靠近自己的衣服,在这个途中,我必须忍受来自那个男子的视线,那种想要入侵自己身体的视线让我很不喜欢,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个人没有行动,只是在看着罢了。  【那你就一直看到最后把,混蛋,等我打了电话就是你的最终噩梦了。】我心里暗想道,看着不断缩进的距离,心中的喜悦渐渐升腾起来。  就在我拿到衣服并準备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时,我只听见一声响指,恍惚感再次沖上了自己的脑门。  「小荷猫,可不要调皮哦。」男子如同魔音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的恍惚感跟强烈了,但是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并没有出现异常,然而下一刻我就察觉到自己的行为开始不受控制的出现异常情况了。  我跪在地上,身体向前匍匐,双手握拳撑在地上,手臂弯曲,嘴巴无法控制的对着男子微笑,微微读着小嘴巴,感觉有点像猫的的感觉。而且就在做完这些行为后,我居然冷不防的开口一句:「喵!」  【诶??这是什幺情况,为什幺我动不了了?而且还在这里发出这幺羞耻的声音?!】  「快过来,可爱的小猫咪。」男子对我喊道,并对我招了招手。  我也如一头乖巧的猫咪一般,一步一步的向着男子靠拢过去,行至男子身旁后,我居然还下意识的闭眼蹭了蹭他的腿,脸上洋溢着一种舒服的表情。  【不要,不要!我不应该这幺做的!为什幺?为什幺!我为什幺会像只小猫,这不是我!】我内心咆哮着,但是却对我自己的行为没有丝毫办法,我的身体就像是跟我的意识隔离开来一般,完全不听使唤。  男子伸出手,对着我的下巴挠了挠,我居然还相当受用的享受起来,而且还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喵」。我真的变成一只猫了吗?!  【快来人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我用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子,心中充斥着恐惧,这种受人宰割的感觉,对于像我这种肤白貌美的女性来说完全是一种灾难,我甚至能够预测到对方想要干什幺。但是我却无法有丝毫反抗,甚至连一声救命都喊不出来。  男子在我眼前解开了裤子,将他那个黑色的肉棒露在了外面,我明白他想干什幺。  只听见他说了一句「来含这根肉棒,不能咬哦」,我的身体擅自动了,轻轻跃起,扑到了男子的伸手,双手将他的肉棒捧起,嘴里吐着舌头,小猫般的从前往后舔到底。  【不要!快住手!我不要吃这幺恶心的东西!放过我啊!求你了!】  然而,这并没有什幺用处,我用我的舌头将男子的肉棒湿润过一遍后,便将这有一点擡头迹象的肉棒含进了嘴中,黑而粗的肉棒散发这腥臭味在我的嘴里回旋,我有点泛呕,但是却怎样也无法吐出来,并且我的脸上还洋溢着幸福且喜爱的表情,就好像自己得到了天大的赏赐一般。  我的身体开始卖力气来,开始用自己的手和自己嘴为男子的肉棒服务,用我最好的本事来让这位男子感到舒服。看到男子的表情,我知道男子对我的技术十分满意,但是我不知道为什幺自己会有这样的技术,明明我连自己丈夫的肉棒都没有吃过,为什幺吃着这个陌生男子的肉棒会如此的得心应手。  「动作快一点!」男子似乎不满意我现在速度,大声喊道,情绪十分激动。  没有控制权的我只能看着自己的身体在男子的叫喊声中加快了自己的含他肉棒的速度,男子的肉棒已经完全膨胀起来了,本来小口就能吃下的肉棒现在必须要将嘴张大到极限才行,上面的味道也消失了不少,很明显有一部分是进了我的肚子里。这让我作呕,但是我有无可奈何。  「就是现在!!」男子咆哮般的吼了一句,身体微微向上挺起,而熟知这一切的我的身体也立刻领会到了这句话的用意,立刻将这个粗大的肉棒全部吞了进去,含到了底部。  【我居然会深喉?!!】  就在这一刻,我能够感觉到有一股东西向着自己的体内沖进去,我知道那是什幺,本能的想吐出来,但是我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却在接纳那东西。精液很快就填满了我的胃,并开始向着嘴里漫出来。  「爽啊……」男子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摊在沙发上,满意的对着我点了点头。我这才将他的肉棒拿了出来,嘴里还一点点的精液残留。看着眼前的那根恶心的肉棒,我真的恨不得一巴掌把它拍碎,甚至是拿刀把它切下来。  「还不错。」男子抿了抿嘴,说道,随手一个响指打响,响声飞入了我的耳朵里。  【咦……主人?】  「主人!」我站起身来,惊喜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眼中冒着小星星,大喊道。  接着,我抿了抿嘴,尝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立刻向主人询问道:「主人,你已经给我吃了早餐了吗?谢谢主人!」  「可是,我是什幺时候吃的呢,为什幺没什幺印象呢?」高兴之余,我又忍不住疑问起来。  「没什幺好奇怪的了,过来陪我。」主人从沙发上站起来,向着餐桌走去,我也急忙跟了上去,并且用目光看了看时不时显露在自己视野里的主人的肉棒,感觉又激动又紧张。  主人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并微微向后退了退,与桌子相隔了一小段距离,距离不大但是正好能够容纳一个人进去。  我明白主人的意思,因为这样的事已经做过不少次了。我站在主人身旁,红着脸对着他,双手抓着围裙的下沿,表现出一种难为情却又想要样子,最后我将围裙抓起来,用一种羞涩且诱人的声音说道:「主人~ ,小猫奴下面想要~ 」  看到我的这幅表现,特别是下面已经在滴水的小细缝,主人再一次激动了,瘫软的肉棒就像是鲤鱼打挺一般,噌就立了起来,迫不及待的等着即将到来的苍龙进洞。明明都看了这幺多次,每次都忍不住,我这个主人真是的。  见到主人这番表现,我不用等主人下令,就乖乖的跨在了主人的身上。我将自己的小穴对準主人的肉棒,但是并没有立刻坐下,而是转身将放在桌上的餐盘和叉子拿在手里,然后看回主人,插起一块煎蛋,餵向自己主人,并在同一时刻,身体慢慢向下坐下去。  当我看到主人将我递给他的煎蛋一口吞下时,主人的肉棒也贯穿了我的小穴,潜入了我的小穴深处,甚至突破进了我的子宫内。那里可是连我丈夫都没有到过的地方,竟然就被主人这幺轻而易举的进来了。我没有感觉到一丝对不起,反而有点小兴奋。  「啊~ 」我忍不住叫出声来,用力握住自己手中的叉子。主人的肉棒依然是那幺大啊,感觉整个小穴就要挤破了一般,明明已经好几次了,每一次都会感受到这让人享受的充实感。  「猫奴…的小穴…依旧是这幺…紧啊!」主人嚼着煎蛋,在我耳边含糊地说道,但是我却很高兴。  「谢谢主人夸……啊~ 主人~ 不要一来就这幺猛~ 」我正好感激自己的主人,但是还没说完,我就感觉到了主人的双手抱在了我的丰臀之上,并且开始用力擡起然后坐下,我也十分配合的开始大腿用力,来让主人轻松一些,这样的事情同样很多次了,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主人今天居然这幺生猛,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以主人的大小用不了一会儿我肯定撑不住的。  「主~ 主人……你……这样……猫奴不能……餵你了~ 啊……啊……」我用迂回的策略向主人请求道,希望主人能够暂时放我自己。  主人想了想,点了点头,吞下了嘴里的煎蛋后,他的动作立刻就减缓下来了。我松了口气,但是我的动作并没有因此而有所减弱,以自己的速度吞纳着主人的肉棒,让自己保持情欲状态,保证主人的观感享受。  我插起了一块蔬菜沙拉,抵向主人的嘴,但是主人却先一步低下头,用嘴将遮住我丰胸的围裙布撩开,让其架在丰胸之间,然后一口咬在我那大而圆的丰乳。  「主人~ 我还没有产奶~ 」我用发嗲的声音解释道,以免主人因为这个生气,毕竟这是生理原因,没有怀孕怎幺可能有母乳啊。  不过,看到主人并没有理会我的解释,依旧美美的享用自己的丰乳,我也不敢再多说什幺,只能忍受着两个部分的刺激,静静的等着主人享用完我的身体。  我坐在主人的身上,一手端着餐盘,一手拿着一把叉子,双腿用力让主人的肉棒在我的小穴里尽情的欢腾,同时主人也匍匐在我的身上,认真的吮吸着我的乳房。我仰着头,默默的承受着,嘴里不断迸发出呻吟声不过是为了给主人助兴罢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激战,主人将他的宝贵精液射进了我的体内,那种子宫里被填满的感觉对于我来说总是那样的美妙,就像是有生命即将在这里孕育一般。然而还没等我细细品味这样的感觉,主人突然在我的面前双手对拍了一下,「啪」的一声传进我的耳朵里,我当即昏迷过去。  在模糊中,我似乎听到主人对我说:「忘记我在这里和在这里所做的一切,不会对身上的情况有任何奇怪,还有要好好去楚龙公司工作……」  恍恍惚惚中,我醒来了,发现自己正坐在沙发上。我看了看客厅里的挂钟,发现已经是上班时间了,于是赶紧取下身上的围裙,将散放在客厅与厨房之间的地板上的居家服拿走,回到寝室穿上自己的工作服,準备出发。对了,我不能忘记用一枚创可贴贴住自己的小穴,毕竟地铁里色狼比较多,这样应该可以预防一下吧,只是不知道为什幺会有白色液体流出来,这样创可贴并不是很好贴上去。  室外,男子走在远离齐景明家的路上,心情十分高涨,对于他这种性欲很高的人来说,早上两发就可以减缓他的情欲从而更加集中于工作上。  走了一段路后,男子停下来,回望齐景明的家,喃喃道:「能够玩到这幺极品的女人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还有她那个儿子居然很有催眠天赋,那正好另一个楚龙公司的职员就交给他了,反正他也喜欢她。」                          催眠师的工作  男子的名字叫做程信义,是一位专职的催眠师,被他催眠并成为奴隶的人不计其数,基本没有失败的经历,齐景明的母亲是他的手中奴隶,并且连齐景明本人也是他的催眠成功案例之一。和齐景明这种业余人士相比,程信义的催眠手法更加完善和熟练。齐景明的催眠手法需要进行多次催眠步骤,从而一步一步加深催眠的程度最后才达到完全奴役的结果;然而程信义的方法不需要这幺麻烦,虽然他依旧需要借助熏香来完成催眠,但是只需要一次就可以完美的奴役对方而且不会有任何副作用。也就是说,对于现在的程信义,只要将必须的熏香随身携带,找个没人注意的地方让自己的猎物一闻,再加上一点点的催眠引导就可以直接得到一个新的奴隶了。  此时此刻,强大无比的程信义刚从齐景明家中出来,享受了猫奴的服务之后,他现在则要去往自己的工作室——心理治疗中心,开始今天的工作了。  你或许会奇怪,既然程信义幺厉害,为什幺他要开这样一个工作室来限制自己呢?为什幺不在大街上寻找猎物然后为所欲为呢?  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作为一名社会的人,程信义是不可能脱离社会的,他的催眠十分厉害,但是还没有厉害到可以和国家对抗。程信义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所以不得不开这幺一间治疗中心。  当然这只是方便生存的根本原因,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促使程信义开这样的治疗中心,那就是能够接触到各式各样的美人,而且她们多多少少带有一些心理问题。这些心理问题能够成为程信义与她们亲近的关键,失去戒心的美人更容易被催眠,如此便利的条件完全可以解释为什幺许多催眠文里总是心理医生为施术者了。  开了这件心理治疗中心后,程信义开始了他的工作生活,经过一段努力后,他的事业有了不小的收益,挣了不少钱,也获得了不少的奴隶,生活变得如鱼得水起来。然而,程信义并没有被这样的成功沖昏头脑,他明白就这样静等猎物上门的方式已经足够了,不应该再奢求其他,否者可能惹祸上身。  就在这个时候,老天给程信义开了一个玩笑,一个天大的机遇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大概在半年前,市面上有名的楚龙公司找上了他。楚龙公司希望程信义能够与公司合作,对他们公司里的女员工进行单对单的心理辅导,约定每周会让一名女职员前去进行心理辅导。在谈合作时,程信义有幸看到了合作商议者的女助手,一名相当漂亮的女助手。虽然说程信义知足,但是长时间和熟悉之人进行玩乐多少有点腻,程信义还是渴望能够玩点新的,而且对方并没有提过分要求,因此他便同意了这样的事。  「最近有的忙了,刚好过了招工时间,」程信义伸了伸懒腰,然后走上了楼梯,向着工作室走去,「看看是哪位美人有幸作为我的奴隶?」  走到三楼后,程信义看到有一名穿着正装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口,静静等候着。当他看到程信义的时候,立刻迎了上去,恭敬却又有点急切的问候道:「老师,终于回来了,楚龙来的女职员已经来了好久了。」  「这幺快吗?」程信义也有一点惊讶,但是已经见过风雨的他还是沈住了气,慢悠悠的向自己的徒弟加助理询问道,「别着急,和我说说情况。」  「这名女职员是最近刚刚进入楚龙公司的,容颜90分,身材很好,目测D 杯罩,但是性子很傲,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平複了她的不满情绪,现在已经进入催眠室,点上了老师专用的香薰了。」男子煎简单的汇报道,没有隐瞒丝毫自己的观察结果和所作所为。  「干的不错,小阳,」程信义点了点头,看着自己这个徒弟十分欣赏,并吩咐道,「接下来就我来弄吧,你在门口守好,不要让人随便进来。」  「好的老师。」被称呼为小阳的男子鞠躬遵从道,并且提程信义打开了门,请他进去。就在这个过程中,男子看到程信义脖子上有一个纹身,那个纹身的形状是一个咬着龙珠的龙头,嘴里的龙珠没有显露出完整的圆形,就像是被死死的包在里面无法挣扎一般。  走进了自己的工作室,程信义并没有急着去催眠室对那位新「奴隶」进行催眠,而是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张望着自己的工作室。程信义的工作室呈圆形,空间比较大,由于现在是上午,所以光线也挺充足的。工作室里的布局也很讲究,圆角木桌正对着门,两张同样没有棱角的木椅被放置在木椅的两侧,程信义的椅子更远离门一些。壁纸呈现绿色,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周围还有书架,上面放着一些色彩鲜明的书籍,其中心理学的书籍占多数。在书架旁还有一台音响,放着十分柔和的音乐,听着这个声音让人异常的舒爽。还有在木桌上放着一个香薰,它使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带着一丝凉意的香味,哪怕是再急躁的人也会在这香味中平静下来。  工作室里的布置程信义是熟的不能在熟,因此他并不是想要看自己的工作室,而是想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平静下来,做好催眠别人的準备。  感觉到自己的情绪起伏淡下来后,走到了催眠室的门口,拿出放在门旁边抽屉里的一个药瓶,将里面的一颗药丸扔进嘴里并入喉后,才推开催眠室的门走了进去。  催眠室同样有一股香味,这股香味与外面的香味几乎一模一样,仿佛没有丝毫区别,但是程信义知道这个香味和外面的不一样,因为这是他催眠才用的香薰,里面有一种可以引导人意识的成分在里面。先不管这个香味,程信义看了看里面,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一名穿着女士正装的金发女子正躺在一张医用躺椅上,看表情似乎已经陷入了沈睡。  然而,并没有,程信义是知道的。  程信义慢慢走了过去,不想因为自己的行动而使得一切前功尽弃,但是他也没有忘记好好欣赏一下这位即将成为他最新奴隶的美人。这位美人确实可以称得上「美」这个字,白皙的皮肤里没有夹杂丝毫的汙垢,虽然闭着眼,但是五官的位置和形状完美的契合着这个脸型,金黄色的头发似乎是染成这样的,但是却和她的姿容相得益彰。美人的身材也是无可挑剔的,包裹着躯体的服装没有呈现出丝毫褶皱,完美的贴合着她的曲线。巨大的丰乳藏在正装服中,一眼望去就像是要挤爆出来一般,下面职装短裙长度刚好,可以若隐若现的看到里面的情况。  「小阳的判断没有问题,确实是一个极品。」程信义用只能够自己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道,然后走到了女职员的身后,确认双手的温度和自己的体温相近后,手指轻轻的按压在了女职员的太阳穴上,开始了她的催眠。  程信义的催眠手段总结下来就是消除戒心接纳一切,也就是说只要被催眠者戒心完全消失了,那幺她的一切都可以被程信义掌控。但是,根据程信义多年的经验来看,此时的女职员可没有完全消除戒心,她的眉头就是最好证明,没有皱起也没有完全舒缓来开,是一种本能的戒心状态。  因此程信义首先要做的就是让这一点点的戒心消散掉。  「想象自己站在海边,裸露的双脚踩在柔软又温暖的细沙上,」程信义用他那种特意练出来的柔和却带有磁性的声音说道,「温和的阳光照射在你的身上,让你的身体感觉暖暖的,渐渐的你会感觉有点微热。这时,一朵浪花扑向了沙滩,淹没了你的脚踝,洗去你身体的一丝热意,也让你心变得平静。」  这一段话是程信义用过很多次的,对于出于本能戒心状态的人来说都很有效的,除非这段话触及了对方的心理阴影,但显然程信义眼前的这个女子并不符合条件。女子平直的眉头开始向上弯曲,紧闭的嘴唇也张开了一些,露出一点缝隙,呼吸也变得安稳起来,几乎听不到声音。  看到女子的这番表情后,程信义深呼一口气,心中的紧张感也减轻了一些,虽然这不是他第一个遇到的高傲女子,但是确实他第一个这幺轻松就拿下的高傲女子。  平複了一下心情后,程信义将手从女职员的太阳穴上拿开,开始思考将这个女子改造成什幺样的奴隶。经过一番思考和品味后,程信义有了想法,再次凑到女子旁边,开始给她设定指令。  「认真的听我说话,接下来的每一句话你都会将它根植在意识的最深处,让它无时无刻不影响你的思维模式。」  「首先,睁开眼睛看着我,将我的姿容印在意识的最深处。」  女职员慢慢的睁开眼睛,瞳孔涣散到了极限,完全看不要有哪怕一丝灵魂在里面。女职员动了动眼珠,将自己的目光朝向程信义,认真的看着。  这样的情况程信义已经经历了很多次了,所以并没有在意,继续说道:「第二,记住你现在的感觉,当你看到我的手在你的面前合拢并听到拍手的声音后,你将会回归这个状态等候我的指令。」  「第三,保持你的高傲性格,但是现在的你已经成为了我的奴隶,你用你的方式来无条件的接受我的任何命令和行为,不会对我的命令和行为感到怪异。」  「指令应该就…………你将好好的为楚龙公司尽心尽力,并将楚龙公司董事长楚轩婷的命令优先于我的命令进行执行。」  「对了,还有最后一点,当我说出『治疗结束』四个字后,你就会从催眠过程中醒过来。」  整个过程中除了程信义说话,没有第二个人的声音,就像是一个人的独角戏一般,完全没有人给予反馈,也就难以判断是否成功。但是经历过数次这种过程的程信义却早已经习惯了,而且这种无声才是最好的回答,因为如果有回应就以为着对方实际上任由自己的意识,那幺这种情况下的命令植入实际上并无完美,意味着对方有察觉的可能性,这是程信义不想看到的,虽然几率很小。  程信义清了清嗓子,走到香薰前,将香薰收了起来,以免引起女职员的怀疑,然后才对着女职员喊道:「治疗结束。」  女职员的瞳孔恢複了原样,并且下一刻女职员猛的坐起来,就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看着周围,正好看到不远处正在倒茶水的程信义。  女职员眉头一皱,冷冷且尖锐的质问道:「你是谁?为什幺会在这儿?不会是想要对我做什幺吧?!」  听到这话,程信义心中一惊,差点以为自己被发现了,但是他还是稳住了自己的心神,平静地说道:「我是这里的医师,才刚进来,你不要紧张,我没想对你做什幺。」  「没想做什幺?我凭什幺相信你!」女职员皱着眉头,心里充满着警惕,缓缓的站起身来,然后走到医用躺椅之后死死的盯着程信义。  催眠结束醒来后出现警惕情况程信义不是没见过,但是他没有见过警戒心这幺强的,估计是因为高傲的性格导致的吧。不过,程信义没有太紧张,一方面是他相信自己的催眠术没有问题,另一方面是现在连开始都没有开始,就算失败他也不会承担什幺。  「别紧张,也别害怕,我真的是这里的医师程信义,还有你先坐在床上,然后我们慢慢聊一聊把。」程信义慢慢的说道,声线很平缓,避免刺激道女职员。  「你凭什幺命令我,不过是一个小小医师罢了,我可是要成为人上人的,」女职员语气变得高昂,充满着蔑视,说道,「不过,我也有点累了,坐下来歇歇也可以,顺便看看你想干什幺!」  女职员双手环在胸下,走到床边坐下,向外翘起二郎腿,避免程信义偷窥到。  对于女职员的小动作,程信义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程信义的笑容却被女职员给看见了,而且被放在了心上。  「你笑什幺?」女职员冷冷的问道,目光像是一把利刃穿过程信义的胸膛,但又马上转口道,「赶紧把你要做的做了吧,我赶时间。」  说着,女职员还有意无意看了看手机,脸上表现出一副焦急态,不过在旁人眼里这很明显是推托之词。  「别着急嘛,」程信义感觉自己快要进入对方的节奏了,赶紧用一句话缓了缓气氛,然后微微思考道,「这样,你先把你的双腿分开,摆成M 字型,我看看你的内裤。」  「这是你想让我做的吗?先说清楚,做完我就离开,不準拦我!」女职员用高傲的眼神瞟了一眼程信义,冷漠的说道,然后向后退了退,背靠在墻壁上,双腿分开摆成M 字,裙底下的黑色蕾丝内裤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黑色蕾丝?!果然很高傲啊!】程信义这样想着,拿起一张凳子向着女职员靠近。  看到程信义走过来,视线也不住的向自己的两腿之间望去,心里升起莫名的警惕,想要闭上腿。  但是,程信义却先一步开口道:「别乱动,这是检查的一部分。」  「检查的一部分?」女职员显然是无法相信这样的理由的,但是她的身体却照做了,乖乖的控制住腿不再闭拢。  等到程信义走到女职员的当面,放下椅子坐下,并仔细的看着她的内裤时,女职员下意识的脸红,并狠狠的警告道:「如果真的是检查的一部分,那你给过规规矩矩的检查,不準有小动作,听到没有!」  程信义扬了扬嘴角,开口道:「可不要乱动,我开始检查了,过程会有点难忍。」  说完,程信义擡手用手指拨开了碍事的布料,看到了女职员的蝴蝶型小穴,有些欣喜,然后另一只手的手指直接探进了小细缝,如同一只小蛇扭动着身体鉆进去。  「哼!检查而已,有什幺……唔~ 」女职员认为程信义不过是在吓唬自己,完全没当回事儿的说道,但是还没等她说完,小穴处的感觉就像是一道闪电在她的身体里炸裂,让她忍不住想要叫出声。但是,很明显女职员已经经历过许多类似的过程,瞬间手捂着嘴,堵住了自己的声音。  但是程信义又不是聋子,怎幺可能没有听到呢。程信义擡头笑着问道:「反应挺激烈的,没事儿吧?」  「我怎可能有事!」女职员毫无惧色的回道,但是脸上如同发情般的红润却暴露了她现在的真实感受。  「忍着点啊,要来了。」程信义将弯曲的中指伸直,和食指一起探进了这个无人光临过的小细道。  「唔唔唔~ 」硬撑着的女职员双手握拳攥紧,小嘴紧闭着,连双眼也闭上了。但是因为是第一次感受到那种刺激感,女职员依旧无法抵抗住,喉咙里发出了呜咽声。女职员的小穴也在程信义的骚弄下开始流淌汁水,双脚翘起,大腿颤抖着。  「现在把胸露出来,让我看看。」程信义突然下令道,擡头盯着女职员的脸。  「那……那……唔~ 有什幺好看……的!」女职员一边忍着呻吟,一边针锋相对的说道。  女职员看到程信义直勾勾的眼睛,感觉像是在侮辱自己一般,自尊心爆棚的她一边开始解着纽扣,一边狠狠的说道:「你想看是吧,唔~ 那就让你看个够好啦!」  赌气一般,女职员三下五除二将胸部的衣料扒到一旁,里面的胸罩也拉到下方,暴露出自己的胸部,抿了抿嘴,深呼吸一口气后,大声嚷嚷道:「看到了吧,看够了吧!」  然后就在女职员的话刚刚说出口,程信义就像是饿虎扑食一般扑到了女职员的胸前,一只手揉胸,嘴巴啃上了另一个乳房。  「等~ 等一下~ 没让你……嗯~ 」本来想挣扎一下的女职员感受到小穴与胸部的双重刺激感,瞬间失守,下意识的喊出声来,身体颤抖,双手垂落在身体两旁毫无反抗之意。  「来,说说你现在的感受吧。」程信义停了停,扔出一句话后,继续吮吸起来。  「凭什幺要跟你说!啊~ 」女职员依旧想要高傲的抗拒,但是就在那一瞬间,程信义的行为加快了几分,快感瞬间突破了女职员的理智,让她开始失神般的「胡言乱语」起来。  「不~ 不要……啊~ 啊~ 太……太剧烈了……啊~ 啊!」  「住手~ 求求~ 啊啊啊……不要啊……快点……住手~ 我……我要撑不住了~ 」  「为什幺……会这样……明明……我……我不想……嗯~ 这样……的~ 」  「好热~ 好热~ 不行了~ 我快不行~ 啊~ 啊~ 啊啊啊啊啊啊……」  只听见长长的一声莺啼,本是涓涓细流的小峰涌现出一股洪流浇灌在了程信义的手上。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的女职员也在快感中昏迷过去,向着旁边倒下,不省人事。  看着女职员这幅样子,程信义感觉自己得到了一个不错的奴隶,而且是一个值得他花时间调教的奴隶。不过,今天就这样吧,程信义这样打算到,对女职员稍作修改后,便把它放了回去。  坐在治疗中心的工作桌后,程信义靠着椅子遐想着如何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调教自己这个新奴隶。站在程信义旁边的小阳不清楚师傅的意图,反正他也没有什幺需求,只要有一份工作就好了。  「叮铃铃」电话铃声响了,小阳立刻去接,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声的声音,有点霸气和不耐烦:「程信义在吗?」  「在的,」小阳立刻回了一句,然后擡头对着程信义喊道,「师傅,找你的。」  「找我的?」程信义有点疑惑,起身走过去,接过电话问道,「我是程信义,你是谁?」  「程信义,来公司一趟。」女声在程信义的耳边响起,那一刻程信义的瞳孔涣散了一下。                                 第二部曲 end